红杉资本遭遇中国问题?

05月 21st, 2009

  星巴克是在成功在中国进行特许经营的美国公司。该公司选择在中国所有主要的旅游酒店和闹市区开设店面,在那里,海外归来的中国人、定居中国的外国人和到中国旅行的商务人士习惯像在美国那样,到星巴克这样熟悉的地方坐坐,举行会议。对于那些希望和这些人群联系的人来说,星巴克成为中国的领导性品牌。这就好比茶是你父母那辈人喝的,而拿铁咖啡则充满西方情调。

  大家原以为星巴克在中国行不通,但它却成功了。然而,红杉不是星巴克。

  在中国进行风险投资有几种方式。一种是成为一家当地公司的有限合伙人;另一种是调来一个已有的合伙人成立办公室;最常见的方法是雇佣一位知名的、已在中国开展业务联系的投资人士,几乎比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英特尔投资,就是采用这种体制的公司之一,很典型地,这被称作“特许经营模式”。请来的中国合伙人以KPCB公司或者红杉的品牌名称运营业务,并共享有限合伙人,不过他们自己的基金是独立的。作为交换风投付出品牌和资金筹措优势,这些来自硅谷的公司将取得合伙人部分股权。

  在几年前,这种模式似乎是最好的战略。这些风投公司希望获得专家,却不希望因此导致决策放慢和被干预。不过,这些顶级硅谷风投品牌的优良标志只能做到这种程度。2008年,KPCB的中国合伙人爆发离职潮,4个合伙人中的两个因纠纷离职,事件比许多硅谷媒体当时报道的更有争议。在考察了中国初创企业情况的一个星期里,我基本没有听人提起KPCB这个品牌。现在,似乎是轮到红杉了。

  众所周知,红杉资本合伙人迈克·莫里茨曾多次造访中国,他喜欢告诉媒体这是因为中国充满机遇。在最近一次午餐会上我问他,投资中国市场同美国、欧洲及伊拉克相比有何独特挑战,他说,所有的风险投资都一样艰难,所有地方都一样。

  真是如此?来自中国和硅谷的消息源已经正式,莫里茨已于这周去过中国,解决所谓的“中国问题”。在今年二月,红杉中国的创始合伙人张帆,由于“个人原因”离职。人们倾向于认为张帆的最大失败是投资亚洲互动传媒,该公司后来因丑闻被东京证券交易所勒令退市。不管张帆离职是否因投资失败,他的离开对红杉品牌而言肯定没有好处。

  张帆的离职令红杉中国的另一创始管理人沈南鹏独掌大权,沈创办了所谓“中国的Expedia”携程网,以及如家快捷酒店,广受尊敬。我同中国数名风险投资人士及企业家进行了谈话,他们说,沈南鹏是个易怒的家伙,不过他对于业务的判断在中国无人能及。确实,红杉已经有其他两宗IPO,也拥有热门的社交网络51.com的股权。另一宗投资,匹克集团,也已经提交了IPO申请。对于一些企业家而言,沈南鹏甚至有一点英雄色彩。但不幸的是,沈也处于水深火热中。美国公司凯雷集团正起诉沈南鹏索赔2亿美元,称沈涉嫌阻碍凯雷投资一家中国医学研究公司。

  即使只是广泛的推测,对红杉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该公司一度被认为是适应中国的硅谷品牌。红杉在中国仍然聘用了两名其他管理经理,几个副总裁及伙伴,但是对于许多中国企业加而言,沈南鹏在中国代表了红杉的品牌,就如莫里茨在美国那样。在中国几乎没有拥有可靠运营经验,特别是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人。

  这对于红杉资本的有限合伙人来说是个坏消息,根据广泛的媒体报道和我自己的报道,他们还没有给红杉太多压力以说服他们不仅在中国投资,也在其他红杉瞄准的尚未验证的领域如印度和处于晚期阶段的美国公司。

  同行相妒是人性的一部分,因此并不奇怪其他硅谷风投公司兴高采烈地散布着曾经风光的红杉遭遇挫折的消息。这些对手们的最大恐惧是:莫里茨解决了所有的问题,红杉开始回到正轨。

阅读次数: 次 分类: 未分类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