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马屁不能拍(转)

02月 24th, 2010

 

内容写的很深刻,转过来给大家看看,明明白白的话语,

 有些没写在工作职责上的事儿,做做无妨。凡是有台能上网的电脑的员工,谁会忙得连网上的新闻和热门视频都没空看呢?与其在网上磨洋工打发时间,不如利用它们做些疑似“拍马屁”的事儿:比如给客户打个赞扬电话,夸他的博客文采好;比如帮热爱唱KTV的老板搜集一些新歌mp3,当然事先要研究他喜欢的风格,别忘了送顶“歌神”的高帽子;比如给即将离职的高管写一首情深意切的十六行诗,歌功颂德之外不经意间流露出依依不舍的情绪——谁知道人家是不是被挖走坐更高的职位了呢?

  这些举手投足之劳的小事儿——大部分属于礼节性或是保姆性的,说得难听点,是马屁,是阿谀奉承,说得好听些,是懂事,善解人意,甚至善良勤劳。难道不是吗?作为公司员工,主动与客户维系优质的关系;作为下属,积极为上司分担劳动密集型事务;作为同事,乐于在办公室创建其乐融融的工作氛围。如果业务能力相当,这样的员工不升职,升谁的?

  但职场上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常常不是按照“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老法则来的。恰恰相反,你过于勤劳,就容易致使你的受益人懒惰;你过于善解人意,就会培养别人的贪得无厌。就像溺爱的母亲和被宠坏了的儿子,当儿子终于犯下滔天大罪时,很难说清母亲的过错究竟占几成。

  例如“奉陪”的马屁。偶尔的奉陪,谁都碰到过。海外的大领导来访,陪形单影只的领导喝喝酒,聊聊闲话,陪客户泡吧、吃宵夜。但若是叫你天天陪,夜夜陪,陪到一年到头看不到家人,陪到爱人孩子怨声载道,就要对“过度奉陪”亮红灯了。这时候需要思考的是,减少“奉陪”的频率甚至改变“奉陪”的习惯,究竟会给职业带来多少损失?以前我曾经有过一个被外派到上海的老板,那时候很忙,几乎天天加班到八九点。第一天上班时,她请我们几个同事去酒吧喝一杯。第二天,又请喝一杯时,我拒绝了,说家里有事。事实证明,她是个公正的老板,单身的她只是没意识到这世界还有比喝一杯更有趣的消遣。那一段工作经历证明,我获得的提升机会一点也不比常陪她喝一杯的人少。而且我还感悟到,距离产生美。出于奉迎的动机而过于频繁地和领导混在一起,会让精明的领导开心之余怀疑你的专业素质。

  对领导的错误决策也不能乱拍马屁。委婉地提出自己的见解,哪怕是只立不破,并且白纸黑字写在E-mail里是最好的方法。清朝的良臣遇到这种情况通常会在折子上写“皇上圣明。臣以为……”也就是前一句拍着皇上的马屁,后一句却在阐明自己的不同意见——注意,他拍的是人的马屁,而不是这个决定的马屁。这个方法可以效仿。中国历史上的大臣几乎没有不是马屁精的,学一点皮毛,就够受用一辈子了。

  涉及幕后交易或违规操作的事,就更不能随便迎合了。一些金融机构的中层经理常会面临这样的难题:大领导在手续不全的情况下明示或暗示他们放款,而签字的却是中层经理。签,还是不签?很明显,听话的,或许容易升迁,但等到哪一天真的东窗事发,悔不当初已经来不及了。这很像是进入一个职场赌局,高风险,高收益,很可能做10次都没事,但一旦失手,全盘皆输。我不是这样的赌徒,但愿你也不是。

阅读次数: 次 分类: 未分类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