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遗忘之前的旧爱

12月 1st, 2009

年轻时,不觉得自己过着狼狈不堪的生活,也不觉得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等到同龄的人开始都在享受,而自己还在血肉横飞的感情中穿梭,好像一棵遭过雷电的树木被连根拔起,找不到再次挺立的沃土,心情就像突然决口的河堤,充满了哀鸣嚎叫和怒吼的感伤,而内心的长叹和唏嘘不觉化为滚滚热流,在肆意汪洋的心头起伏,久久难以平静。

  如果曾经的我以为自己是个喜欢波澜壮阔生活的人,把肆无忌惮的情感一股脑的塞进令人疯狂的旋律里,整个心在你的演奏中跳动。那么不得不说,我错了。

那是多少年以前,当我还是一个以青春为样板,把持有乌托邦理想的反叛意识作为自己的头等生活条件时,其实,我就背叛了那个始终留居内心的安静的内敛的自己,顺理成章的爱上你和你的音乐,生活时常活在以为是他人背叛了自己,却其实都是自己与自己较劲,自己与自己抵触的过程中。

  当我一直以为我要的生活势必如此,非如此不可时,现实就必定用我真的鲜血织就所有的故事,在那些故事中,应用我无数泪眼普渡的生活构成了真切的现实,我不得不承认,所有我经历的都是必需的。

阅读次数: 次 分类: 未分类 |

发表评论